任某诉高甲等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代理词
上传者:张子衿来源:北京市国韬律师事务所(原创)浏览量:109更新日期:2023-10-12 10:35:00

 

             任某诉高甲等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代理词

 

审判长、审判员:

我依法接受任某的委托,北京市国韬律师事务所的指派,作为任某诉高甲、高乙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案原告的诉讼代理人,现依据事实和法律发表如下代理意见:

一、被告高甲违章行驶,在混合道路上驾驶制动系统有问题的车辆,在未确保原告的安全的情况下,将骑自行车正常行驶的原告撞倒在地,交通事故发生后,被告高乙故意破坏交通事故现场,有条件报案未即时报案,造成事故责任难以认定,被告应承担本案的全部民事责任。

(一)交通队查卷证实,被告高乙驾驶制动系统有问题的车辆将原告撞伤。原告的损伤与被告的违章行为有因果关系,被告应承担本案的全部责任;

(二)被告高乙将原告撞倒后,将车辆开离现场10多米才停下,没有保护好现场,在没有报案让交警看现场的情况下,借治伤为由把原告骗离现场,导致交通事故责任无法认定。依据我国《道路交通管理条例》第7条、第21条规定,被告应负全部责任。

二、被告的两证人安某、陈某的证言不真实,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使用,被告不能举证其可以免除责任,其应当承担本案的全部民事责任。

(一)陈某在法庭陈述,陈某驾车在事故地段时与被告高乙隔着几辆车,隐隐约约的看见一些情况,觉得被告的车没有撞到骑自行车的人,交警队也没找陈某了解情况。然而,被告向法庭递交的陈某写的证明中称“在女司机的相求下,我愿为女司机证明事故不属女司机,为此我把联系电话留给女司机,愿到任何地方去作证”。既然被告认为自己不负责任,且证明人陈某也能证明自己不负责任,作为驾驶员的白某,陈某应及时履行义务,依据我国《道路交通事故处理办法》第9条之规定,去公安机关提供有关情况,然而被告并未向公安机关提供相关情况证实自己不负责任。陈某在法庭陈述其没有清楚地看见高乙驾驶的车辆与原告相撞的情况。因此,陈某的证言不能证实被告不承担本案的民事责任。

(二)安某在法庭陈述,其停车之后通过人行道去对面超市买东西,看到案发现场的情况,质证时本代理人向其提问:“事发现场附近有无人行道?”安某拒绝回答,然而,案发现场东西方向数百米之内皆为人行横道,可见安某的证言是不真实的。

另外,安某在亲笔书写的证明中称“我买完东西出来开车时,看见了一起交通事故”。由此可见,安某的证言自相矛盾,在法庭作虚假陈述。安某的证言不能作为本案的证据使用。

(三)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74条第2款规定,对原告提出的侵权事实,被告否认的,由被告负责举证,现被告没有证据能证明其可以不负责任,其应负本案的全部民事责任。

三、被告应赔偿原告下列损失:

(一)医疗费2431.96元。(合计数为6431.96,被告已支付了34000元,下欠2431.96元未付,见证据二)

(二)交通费241元(见证据五)

(三)护理费760元(住院19×20/×2=760元,见证据三)

(四)误工费7032元(住院19+休息4个月,按A2001年度人均工资1508元计算为7032元,见证据三)

(五)住院伙食补助费570元(住院天数19天×30/=570元,见证据三)

(六)伤残鉴定费1380元(CT944+鉴定费436元,见证据四)

(七)残疾者生活补助费17845.402001年人均生活支出8922.70元×20年×赔偿指数10%=17845.4.,见证据四)

(八)二次手术及护理费5000元(见证据六)误工费3016元(按两月算),住院伙食补助费300元(按住院10天×30/天)。

上述损失共计人民币38576.36元。

以上代理意见敬请法庭采纳。

 

北京市国韬律师事务所

 

律师:李在珂

 

2003        

 

 

以上内容由张子衿提供,若您案情紧急,民事诉讼网建议您致电张子衿咨询。

张子衿
张子衿
服务地区:北京-朝阳区
专业领域: 合同纠纷、经济犯罪、职务犯罪、暴力犯罪、其他犯罪、刑事辩护
手机热线:4006068528(08:00:00-21:30:00)
非接听服务时限内请:在线咨询
律师信息
  • 姓名 : 张子衿
  • 职务 : 专职律师
  • 手机 : 4006068528
  • 证号 : 11101202011167848
  • 机构 : 11101202011167848
  • 地址 : 北京-朝阳区